儿童共享经济市场仍处初期 大量创业项目折戟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7-28 16:57:00 来源:创业联盟

  共享经济概念自2016年前后爆火,随之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办公等各种共享项目层出不穷。疫情期间,为缓解人员紧缺压力,互联网企业还提出了“共享员工”。

  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共享经济一直呈增长趋势,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3283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可见共享经济的发展形成不可阻挡之势,因此创业者们从未放弃在不同品类和领域中寻找共享机会。

  从不吝啬孩子方面消费的中国家长,以及一向保持良好增长势头的母婴经济,让众多创业者投入到母婴经济与共享经济结合——儿童共享经济的探索中。由于儿童的成长较快,兴趣转移也快,玩教具的使用频次不高,因此性价比不高,而且有家庭存放等问题,通过租赁共享等方式获得更为经济方便。2016年前后,兜哒玩具、博鸟绘本、玩具超人、超级玩具、玩多多等创业公司迅速涌现,并且其中多家获得了A轮及以下轮次的融资。

  受到国际国内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多种因素影响,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增速开始放缓,直接融资规模也大幅下降。到2019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328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直接融资额约714亿元,比上年下降52.1%。儿童共享经济作为其中一份子也未能幸免,2017年前后,兜哒玩具、玩聚租租、乐童网等接连宣布停运倒闭。连曾经获1500 万美元B轮融资的玩多多,也于2018年下旬选择了转型。

  然而儿童共享经济大量创业项目折戟的原因,显然不止于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儿童共享经济不仅拥有成人共享经济共性问题,而且发展障碍更多,难度更大。

  儿童共享经济的“隐形门槛”

  作为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项目,儿童共享经济前期投入较大。公司需要自行采购、设计产品以用来租赁共享。同时为减少产品损坏、降低管理成本等,需要在技术方面大量投入。博鸟绘本创始人兼CEO胡迪军表示,儿童共享经济是一个表面看起来门槛很低,但实操发现完全相反的行业。“比如我们做的绘本和玩具共享,首先仓库存储空间有限,绘本筛选很重要。另外为降低成本,需要提高效率、减少过程中的产品损耗,技术投入也很关键。我们投入研发了风控、发货、结算、订单管理等系统。”据了解,博鸟绘本每年在产品采购和技术研发方面需要投入近3000万元,占总成本的30%。

  为了降低管理维护难度,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做童车共享的熊猫溜娃选择在商场、景区等特定场景设置有桩管理的童车共享点。“因此我们必须高度定制化产品,每个共享点的一套童车+智能车桩的投入成本为数千元。而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覆盖了26个省,170个地级市,拥有点位600余个。另外我们在运营方面也进行了很大的投入。”熊猫溜娃CEO赵为说。

  此外,家长对儿童产品共享的观念和习惯还有待养成,而这也是提高获客和客户粘性的关键。儿童共享经济本质还是服务业,那么用户体验至关重要。由于是儿童接触密切的产品,家长自然对于卫生和安全性分外关注,而非面对面交付也让家长担心过程中的损坏问题。

  为了减少家长的顾虑,赢得家长的信任,项目在这些方面也是下足了功夫。博鸟绘本表示,除了产品筛选消毒等基础操作外,为了应对家长对产品在过程中损耗的担心,其自建了一个“内部征信体系”。“在我们的平台上租赁不需要押金,而且我们提供一个“放心借”产品,购买后一旦损坏只需赔付20%-30%。同时通过大数据等避免恶意损坏行为,比如上一订单超时未归还,则限制租赁等。另外我们还有信用奖励,鼓励用户正常归还,也能增强客户粘性。在物流方面,我们的发货系统,可以根据价格、时效、覆盖范围自动匹配对应的快递公司,提升效率。”

  赵为表示,熊猫溜娃为解决产品稳定性和安全卫生问题,产品进行了3次迭代,按照国家质量标准不断升级,目前的产品无布料,折叠悬挂存放,“保证没有一个可停留面包屑的平面”。

  在吸纳新用户方面,除比较普遍的微信社区运营、信息流投放外,渠道方式更加多元。博鸟绘本通过与包括芝麻信用、咸鱼、淘宝租赁等第三方平台合作,为其增设玩教具租赁服务同时获取新用户。而悦读奇缘则表示,目前客户来源主要来源于线上,未来线下还将通过加盟和开设更多社区店扩大服务辐射范围。目前悦读奇缘在北京拥有四家直营实体店,注册会员已超过 1 万人,年费会员超 3000 人。

  告别单一盈利模式

上一篇:国家分享经济实施的互生系统平台全面落地服务


下一篇:汇桔网:共享经济时代下 ,创业与工作的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