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离职潮:这些媒体人为什么还不走?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11-06 21:49:36 来源:创业联盟

有人说,任何一个行当都是三年一个职业分水岭,但对与文字/影像打交道的人来说,这却是终生的功课。年底了,经历了低气压的离职潮,全媒派(ID:quanmeipai)采访了三位不同年龄层的知名媒体人,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可以,在一万个逃离的理由之后,找到让人选择坚守的那个。

陈杰:可以不报道,但不可以不记录

陈杰,《新京报》首席记者,第59届荷赛一般新闻类三等奖获得者,两届华赛金奖、“金镜头”年度大奖、连续三年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多篇报道触发中国环保风暴。

记录是一种信念

陈杰有一句名言,“可以不报道,但不能不记录。”

2015年天津大爆炸发生后,陈杰拒绝撤离命令,坚持留在现场。第三天时,他拍下了这张照片,获得了荷赛三等奖。

面对报道限制,陈杰坦言,“媒体人需要做的就是与外部环境的博弈中取得平衡,赢得报道空间。”而所谓的各种环境制约,在他看来,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社会从来都有限制,但限制是用来打破的,不是用来去服从。”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记录于陈杰而言,是个体行为,也是对行业的探索。一个记者的根本目的并不一定是为了让自己的作品为公众所知晓,“这是一种信念,一种对事件和社会的认知。”

他提到了战地记者卡帕。“卡帕在记录战争时代的照片时,他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生命。但是他认为战争值得记录,即使作品发表不出来,或者无法传播,也不能阻止他去记录。”

罗伯特·卡帕,20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之一

陈杰说,“为了达到目的,一些东西的付出是必然的,没有必要斤斤计较。重要的是,个体抗争的意识和自身内在力量的培养。”

不要被平台所局限

对于社交媒体话语权重上升、传统媒体式微的局面,陈杰并不悲观。在他看来,社交媒体的崛起意味着丰富的资讯平台、传播效率的提高、话语空间的叠加,新业态更加符合资讯发达时代的传播特性,更容易抵达每一个信息需求者。

在他眼里,传统媒体自有其优势,集约化的规范建构、专业的新闻态度,才是媒体能传递真相的原因。

但是陈杰提出,现在的问题在于传统媒体在面对一些新的传播渠道的变化,如何自身求变。“一方面媒体需要寻找传播模式的变化,另一方面则要继续深耕细作,深挖专业领域。如果这两者都做到的话,传统媒体的生存是不会有危险的,相反会更有权威性。”

“当我们在谈论新媒体崛起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悲观。”陈杰说,“但我作为一个传统媒体人,我却很乐观。平台会不断迭代,但是内容永远不会消失,内容生产者也不会消失。”

对他来说,新平台也意味着新机会。互联网的传播模式给内容生产者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让内容生产者有展现事件全貌的机会。“我做摄影人,过去受到报纸版面限制,只能有限拍摄一些照片,但是现在可以拍摄更多图片和视频,记录完整的事件和事件背后的东西。”

陈杰认为,“不要局限于平台的概念。传统媒体人应该抛开平台这种概念,要把所有的平台都作为自己的传播路径。只有这样,传统媒体人才可以很好地找到在变化中的地位。”

大浪淘沙,媒体人要有“工匠精神”

“媒体人出走以后,社会上的资讯信息有减少吗?没有。”面对媒体人纷纷出走的行业现状,陈杰反问道。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传播中来,有普通人,也有专业领域内的人士。一个小职员、一个抄表工,都能成为优质资讯的传播者。”陈杰并不认为媒体人出走是一件坏事,“传播的门槛低了很多,但是专业领域的传播要求则高了很多。媒体人的出走实际上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这是一个正常的发展模式。”

但任何工作都需要有“工匠精神”。“做一个雕塑家、画家也好,做工匠也好,只有在所热爱的行业里做到极致,才可以体会到收获感。媒体人的职业选择,无论是为了生存还是理想,都是个体的选择。但是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继续做下去。”

2014年,陈杰辞去《新京报》图片部主编的职务,选择重新成为一线记者。“这也算是打破我职业生涯的一个瓶颈”,他说,“所谓瓶颈的产生是因为过多地制约了自己,这是一个上台阶的过程,要一直向上走,而不是坐在台阶上等候。只有重新投身到所热爱的行业中,才能突破职业天花板的限制。”

上一篇:创业人:三十岁要做好的事,再不看就晚了


下一篇:2017年度最扎心:月薪3千,拿命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