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2-05-16 00:54:21 来源:创业联盟

口述人:张女士(浦东新区张江镇居民,5月初搭乘高铁从天津返回上海)

记录人:沐一帆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空旷的上海马路

我姓张,从事咨询行业,平日里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出差。3月中旬,因工作需要,我和同事一起搭乘开往天津的高铁离开了上海。

原本按计划一周内就可以完成的出差,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

工作和生活都偏离了正常轨道

抵达天津几天后,随着上海疫情形势愈发严峻,其他城市纷纷对来自上海的人员加强了管控,我们每天接打着十几个流调电话,重复着一轮又一轮的核酸检测,还度过了在天津隔离酒店内的两周集中隔离。彼时,我和同事的一致担忧就是无法照顾到在上海家中隔离的老人与孩子。异地隔离,多有不便,工作自然也受到了影响,每天都处于远程且低效的工作状态。自此开始,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我在天津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前两周集中隔离,后面几周虽然恢复了一定程度的外出自由,但心里却一直惦念着远在上海的家人,我和老公都在外地出差,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和一个7岁的孩子。

3月27日,上海宣布浦东即将进入封控状态,我和老公开始在工作之余关注起团购抢菜,采买各类生活必需品和防护消毒用品,因孩子在国际学校上学,上课内容都是英文,学习上出现任何问题时两位老人都束手无策,我们还要远程帮忙解决。当然,最让人心焦的,是他们会不会被感染,一旦出现特殊情况,远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的我还能做些什么?

那段时间里,我真实感受到了什么是心力交瘁。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晚上7:35的上海虹桥火车站

想回上海,谈何容易?

4月上旬,在天津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开始想方设法地尝试返回上海,但几个困难摆在我的面前:第一,开往上海的飞机高铁几乎全部停运,我无法搭乘公共交通返回这座城市;第二,当时我所居住的小区还在封控中,更别提浦西和浦东之间跨江往来也还处于严格的管控之下。想回上海,谈何容易?

屡屡尝试,屡屡碰壁。但在被动等待的日子里,我始终没有放弃。可能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吧,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更加坚持要陪伴在我的孩子身边。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上海虹桥站,拖着行李的旅客个个行色匆匆

幸运的是,我们一家得到了很多来自朋友、亲人和邻里的关心。尤其是邻居,我平日工作繁忙,无暇时时刻刻守在微信群里关注团购,很多邻居朋友在自家参团时,都会特地私聊我,提醒“补货”。当然还有来自于孩子的学校老师和家长们的帮助,当我说明了我家的困难时,好几位家长朋友和老师都主动添加了孩子爷爷的微信,不仅视频指导解决网课问题,还远程维修好了我家那“罢工”的打印机。

我每日和老公一同不断地完善着我们的“返沪大计”,如何从天津出发、如何在济南中转、抵达上海虹桥后如何出站、如何从浦西“跨越”到浦东、如何抵达小区、甚至如何进入楼栋等环节,我们都做了各种假设和验证,并对任何可能产生的的阻力风险一一进行联系沟通和排查确认, 还记得我当时自嘲地说道,这比我做过的任何“旅行攻略”都要复杂得多。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上海虹桥站内一角

居委的态度和邻居的意见是我所重视的。我首先和居委工作人员反复确认了外地返沪住户能否进入小区,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又在楼栋业主群里详细说明了我回来的缘由和具体时间,期盼能寻求好的建议或者倾听大家的担忧。我可以想象居家隔离已有月余的邻居们心中的不安,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楼栋的正常解封受到影响。好在所有人都对我的决定表示了支持和理解。

口述实录|曙光初现的5月,我终于回到了上海

夜色中的上海虹桥站站台

疫情逐渐开始缓解,部分高铁恢复开行。

买票,约车,报备,收拾行李,等待。

5月1日清晨,我如愿踏上了返沪旅途。

忙碌不减的上海虹桥

上一篇:疫情之下,依然积极努力地生活与工作,或许这就是长沙人战胜疫情的法宝


下一篇:民生银行“薪悦生活”带您找回工作真谛回归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