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3-18 15:54:14 来源:创业联盟

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丁伟的住处塞满了吃剩的外卖盒和上任房客丢弃的家具,饮水机里一滴水都没有。

父亲为他开好了公司

丁伟出生在江苏泰兴,做投资理财生意的父亲丁万青是当地颇有盛名的企业家。丁伟因此从小就成了丁家各大公司的股东,生活优渥,初中时每个月就能拿到三千多块钱零花钱。

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丁伟和他的跑车。丁伟也不清楚这辆车的去向,“应该早就被我爸抵押了吧”。来源:网络

2016年,辍学回国的丁伟接手了家里在上海开的珠宝店。他觉得这份工作“只是执行总部派发的任务”,根本无法实现自我价值。就在苦闷之际,丁万青发现他放着保时捷不开,反倒骑自行车上班,嗅到了共享单车的市场需求。

彼时摩拜、ofo烈火烹油,两家公司宣称每辆单车日使用频次为8-13次,丁伟父子得出了“每辆单车一年多就可回本”的结论,决定去南京创办共享单车企业。他们当时不知道的是,作为主要决策依据的骑行频次,后来被第三方机构艾瑞证实只有4-5次。

三个月后,丁伟安置好珠宝店回到南京时,丁万青已经为他准备好了2000万启动资金,租好了办公楼,办妥了工商执照,还招聘了二十几人的团队、安排了副总,甚至已经造出了町町单车的样车。

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町町单车。来源:见水印

丁万青给公司取名“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丁伟很不以为然:“他说铁拜要比摩拜厉害,非要叫这个名字。这么老土会是我起的吗?”他在接受周刊君采访时坦言:“如果我爸没有这么主动推这件事,我不会去做共享单车的。”但无论如何,对当时的他来说,担任一家现成的共享单车公司的CEO,比经营珠宝店有意义得多。

丁伟凭着自己对跑车的了解改造了 “惨不忍睹”的样车,还把町町单车的轮毂用漆调成了类似保时捷的荧光烤漆,并配上了镁合金轮毂、碟刹和不掉链技术。这致使第一批单车的成本达到每辆1600-1700元(含运维费用)——后来媒体一度把这些细节传播成“町町单车用的是保时捷油漆,一辆车成本价1800元。”

尽管按照每辆车每天4次的骑行频次来算,町町单车回本至少需要两年多,但当时的资本市场根本无暇冷静,腾讯、滴滴等巨头斥巨资入局,市面上的共享单车品牌多到“颜色都不够用”。 丁伟频繁出现在媒体采访和政府会议中,町町单车也成了媒体口中“本地共享单车第一品牌”。七、八家找上门来的投资机构都因投资金额“仅有几百万”被丁伟拒绝。

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丁伟曾作为“90后创业明星”接受媒体采访。

力不从心

尽管曾在国外修读工商管理,但第一次管理公司,丁伟并没觉得多得心应手。

最大的问题出在“人”身上。丁伟提出的要求是,每辆单车投放时,运维人员必须先用手机测试车锁是否正常,然后试骑,但他很快发现,“如果我不在,根本没有人按我的要求做。第二天很多车都是坏的。”

丁伟把这个问题归因于年龄。他说:“团队里很多人和我是朋友关系,年龄相似,懒是这个年龄的通病。”他也开除过很多人,但招来的新人“认真不了三天就开始马虎。”

丁伟表示很能理解:“真的很累,偷懒是正常的事情。苦到我觉得虽然我给他们工资,但是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为了确保单车可以正常使用,他只好每次铺车都亲自上阵。

2017年1月底,就在丁伟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摩拜和ofo开始进军南京,一夜之间几万辆黄、橙单车铺满石城街头。在创立町町单车之前,丁伟想过和摩拜、ofo正面遭遇的可能,但丁万青告诉他:“南京会保护地方的企业,不让摩拜ofo进来的”——事实上,和当地政府“多多少少有点关系”是父子俩选择南京为创业城市的重要因素。

所有经历过滴滴快的那场烧钱大战的人都知道,对一个新兴的、强竞争性的行业来说,摩拜、ofo背后腾讯、滴滴这样的巨头进入意味着什么。当时摩拜和ofo融资总额都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两家背后各自站着将近20位投资人和机构。但丁伟当时 “还不觉得有压力。”他回忆:“我看到路边这么摩拜和ofo,一下就笑了,觉得好玩了,有仗打了。”他的策略是,和南京公共自行车合作做助力车,使用公共自行车的车桩,再设立电子围栏,以此“和摩拜、ofo全面抗衡,既可节省成本,还可以立足南京。”

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富二代创业者:我是怎么把共享单车搞砸的?

摩拜和ofo单车。摄影:汪许凯

变 局

上一篇:90后创业者戴伟康再登胡润排行榜,2019胡润Under30s创业领袖榜单公布


下一篇:厦门90后创业小伙帮农户“云端”卖菜 3周卖出40多万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