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投资庄辰超:创业进入市场角逐前,我会算清四笔账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8-31 15:40:59 来源:创业联盟

之前有媒体评价庄辰超先生:极客本色,计算机式思维,OTA少帅,连续三次创业成功,从无到有,十年创立一家百亿美金的上市公司去哪儿。2016年,他创办斑马投资,再次出发。最近一次,庄辰超先生被大家所关注,还是因为他携资本利剑杀入便利店市场,斑马投资重仓便利蜂。

值得思考的是,庄辰超先生已在商业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那他从1997年开始创业至今有什么心得体会?他又是如何判断一个市场是否值得进入?这些年影响他做决策的思维方式有哪些?

不信命

一直走到现在,我都不相信命运。

我信概率,任何行动都不是确定的,而反应和结果都是有概率的。所以,做了一个事情,愿赌服输。你既然愿意做一些不确定的事情,就需要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去接受高度不确定的结果。

我很早就有一个设定,我的人生一定是不能刻意预判的。只要是能预判的事情,我的兴趣都不大

如果别人告诉你,你这么做,是可以的。比如说,有人给你一个收音机,告诉你打开调到103.7,你就能调到什么广播,我便没有兴趣了。但是如果是书上说,我可以用一些电子管元件攒一个收音机,我可以听到美国之音,我就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不是你身边的人告诉你的,而是你从不知道哪儿的废纸堆里翻出来的书告诉你的。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孩子。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很积极地往上海市少年宫跑,那里有中国最早的一批苹果电脑,表面上是写程序,实际上是玩游戏。如果去打街机的话,父母肯定要管的。不过边玩边学,小学毕业,我已经基本把所有的程序语言都学了一遍。 

我虽然不守规矩,但调皮捣蛋也排不上号,因为不够聪明,所以调皮捣蛋不了。不守规矩怎么能让老师喜欢,最后还保送上了北大?因为我们的中学(华东师范大学二附中)比较特别,好像特别鼓励不守规矩的孩子,比如邵亦波(易趣网的CEO、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宓群(光速中国董事总经理)、龚挺(海纳亚洲董事总经理),都是我们中学的。

各种竞赛得奖,中学保送上大学的有一半人。我们那时候,参加各种竞赛是很正常的。我身边的都是牛人,坐我前面的那个是得奥赛金牌的,坐我边上的也是奥赛金牌的,基本上我们很多同学在高三的时候,写高中三年的得奖,如果只写一等奖,一张纸也是写不完的。

我是其中最不显眼、排名比较靠后的一个,偏理科,数学最好。我的奖的也是数学,全美数学竞赛一等奖,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奖,在同学中都排不上号。

第一次创业

我人生最重要的时间都不在家里生活,从初中开始就住校,父母没在身边,基本上是自生自长。很难忘的经历是和同学一起打扑克牌,和同学交流,有很多的收获。

我最早在大学期间成立的那个公司,创业伙伴就是中学的同学。当时我们做过一个简单的搜索引擎爬虫软件,获得了IDG资本5万美金的投资,之后我们开始在北京和上海卖这个软件。当时Chinabyte刚进到中国来,没法做一个传统的媒体,同时由于内容的监管只能做IT内容,因此我们软件的第一个Copy就卖给了Chinabyte,给他们做搜索引擎。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然而当时在中国市场上对这一产品的需求不多,所以我们这次的创业失败了。这是我在大学期间不太成功的创业经历,但也让我初步了解了创业是什么。

后来我进入Chinabyte为他们做软件维护,那个时候互联网的风暴起来了,我和几个同事便离职又做了一个网站——鲨威体坛。我们当时认为,由于很多人都是奔着最大的机会——门户网站去的,做一个互联网的垂直行业竞争较小。最热门的商业模式往往有着最大的竞争和最高的淘汰率

所以当时我们就在看什么垂直领域容易做活:首先这个领域要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高关注率,因为创业者证明自己的机会只有6-9个月,互联网创业不能慢工出细活,没能证明自己的商业模式便很难获得各方的支持。

当时我们就思考最火的几个领域:IT领域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社会新闻有很多政策风险,很多做得很成功的公司也因为政策风险被干掉了;娱乐行业挣钱又不容易。最后是体育,因为体育有很强的能力可以获得关注,并且相对而言政策风险是最低的,同时,当时做体育的报纸是很挣钱的,因此我们选择体育作为切入点。

我们在做鲨威的过程中,有幸融到了300万美金,但这个项目没有挣到过钱。当时的一个好处是竞争弱,主要竞争对手是大型门户网站的体育频道,因此我们在单一品类很快就做到了领域的老大。

上一篇:制造爆款一年后,创业者林依轮的野心与日常


下一篇:首位00后CEO:麾下300名员工,写病毒黑老师电脑,让雷军压力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