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炒作开始分化 二级市场机构投资人策略生变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19-11-05 20:49:12 来源:创业联盟

本着代客理财的初衷,这两年的机构募资可谓难守初心,要么傍上大客户去履约资本增益之外的诉求,要么就只能在中小投资人堆里静待政策开春,然而这些路似乎都走得不太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获悉,2019年的创投募资规模同比下降近50%,基金数量更是增长缓慢,一些机构早已开始全员募资计划扩展融资渠道,但收效甚微,甚至还遇到来自金主的刁难,以及未来可供退出渠道的新挑战。

非一线基金很难找到钱

清科研究中心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创业投资机构基金募集的情况不容乐观,整个VC市场募资893.27亿元、同比下降49.6%。与此同时,基金数量也较历史同期下降43.8%,仅为241只,部分还未募集完成。

有投资界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实际的筹资活动过程中,基金的募集设有相应的时间期限,如认购截止日的设定一般会限制在3次以内。“不过对很多基金来讲,即使宣布份额认购截止,大部分的产品距离预期募集规模还是相差甚远。”

记者好奇时下的投资人结构,向业内人士询问具体出钱的是谁,出钱的意愿如何?反馈的声音令人意外,多数创投机构希望国企事业单位、政府引导基金出资,公司为了寻觅多种筹资渠道,甚至不惜全员出动,投前投中投后都要以募资作为第一目标。

国内某中型创投机构的合伙人小王(化名)向记者阐述了一些募资背后的心酸,这或许已成为当前投资界、机构圈的共性困扰。他告诉记者,目前非一线基金很难像前几年一样找到充足的钱。

这里面他提到一个“金主”,称把国有企业和政府引导基金的钱当作救命稻草,然而,规模大的国资并不是那么好拿,有时候却面临除保值增值压力以外的其他附加条件。比如他们公司经手的某二线城市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项目,预计规模2亿元的壳还剩一半资金缺口,小王本是干投研出身,亦为公司合伙人之一,却跑起腿来干公关的事。

不过,政府出资的意愿不仅来自政府资金是否充裕,还要兼顾政府出资基本都要投回本地的要求,因为大部分政府出资的比例和回报都是有要求的。但他遇上了难缠的主,“张嘴就要两倍的返投”。他说,年初就在跟对方接触,“本来按照顶格限制,我们是想拿到他们30%的投资额,这样就可以化解6000万元的募资压力,但两倍的返投就近乎1.2亿元,其他LP的钱也是要求我们透明出处的,我们也难搞。”

记者后来了解到,当地政府给出的两倍返投要求是作为出资前提来商定的,因为当地希望建设一个省级工业园区,如果机构答应定向投资再往下继续。但据小王透露,实际包工干活盖房的成本不高,难的是“省级”这块招牌。

事实上,在目前的股权投资基金实操过程中,首轮募集资金一般会快速投资于已就绪的投资项目,因此,小王深知这份合同如果订立是要以政府招商引资效果作为前提的。“如果这块资质没有帮他们办下来,后期再向他们发缴纳通知,十有八九会落空。”他表示,在承诺出资后,基金出资人会在基金投资期内根据GP的出资通知书分批缴纳资本金,直至累计的实际出资金额达到承诺出资总额为止,“但不见得都有门路,很多头部机构都没这种能耐,何况中小机构更难”。所以,即便是全员募资的当下,有效的募资来源当属国资,但类似的要求比比皆是,最终只能不合作。

股权投资传统打法或失效

事实上,出于地方招商引资的需求,政府实际上也会与机构充分沟通,但在打破刚兑的现实情形下,产业资本不仅仅要发挥引导作用,也是谋求区域长期经济发展规划的重要前提,因此类似的LP要求机构募资与盘活本地经济双赢。

但从逐利的角度来看,创投机构追加投资收益时徒增风险的买卖自然不会多干,可是基于目前的募资环境,多数机构硬着头皮也要向大金主试验一下。因为在构建多元化资本市场体系建设过程中,似乎是他们尝试退出的“近道”。

不过随着近半个月的行情演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投资反馈中获悉,仅从技术上来看,即便首批企业上市,富有股性和套利弹性的标的并不普遍,且机构资金大有扶持样板标的之意,这其实也给一级股权投资的实际退出埋下了隐患。

有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最近一个月内,的进程再次放缓。Wind统计显示,进入7月,除首批25家科创板企业上市带动第四周新股发行数量跃至29家外,其余自然周内的IPO数量均未超过3家。该人士坦言,即便机构资金是科创板的主力军,但这不妨碍市场继续有跟风炒作之嫌。

上一篇:楼继伟5000字长文直指资本市场弊病!一级市场存庞氏融资、机构投资者散户化


下一篇:退市高危股票名单 自救时间仅剩不到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