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易主,为何?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1-02-21 21:44:49 来源:创业联盟

清控伟仕咨询

2020年共358家城投公司大股东易主,另一种城投“转型”正在进行。

国金证券研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仅有298家城投公司发生股东变更。而仅在过去的2020年,天风证券研报显示,便有358家城投公司股东易主。需要注意的是,此前的股东变更多与国企改制和区划调整引发的股东调整有关,而2020年的股东变动更多与城投公司需要提升自身的市场投融资能力相关。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城投公司因发债能力较强而成为“热门资源”,一些融资能力较弱的城投则需要依托大平台提升发债能力。

记者注意到,城投公司在股东易主的过程有主动亦有被动,但是在追求融资能力的同时,资质较弱的城投如何提升盈利能力?股东易主引发的城投“转型”背后的若干问号,亦值得行业关注。

提升发债融资能力

Wind显示,2020年中有157家城投公司股权在政府部门间划转。建湖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湖城投”)在2020年发生大股东变更,由建湖县城市资产经营公司变更为建湖县人民政府。

对于股东变化的情况,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与2019年1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动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有关工作的通知》文件有关,文件明确提出了‘转变监管思路,统筹推动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等内容。 目前,省内很多平台都发生了股权变化。”同时,该负责人也提到了一个管理细节,“虽然股东是县政府,但城投实质还是由县国资办代管。”

一方面,城投公司股权变化与政策相关,另一方面,城投公司股权变化还出现了股东上挂的情况。比如前述提到的建湖城投,如株洲循环经济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9月28日大股东发生变更,由株洲清水塘循环经济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株洲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对于股权划转上挂上级政府,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认为,“这意味着股东背景的增强,城投平台的信用评级也有可能相应提高。同时,这将有助于提升城投公司的融资能力,同时划转至政府管理,相应的政策也会随之倾斜。”

正如宏皓所言,如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股东由当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划转至淮安市人民政府后,Wind显示,2020年发行的三只私募债评级均为AA+,而在此之前发行的私募债评级最高也只到AA级。

就股权上挂问题,天风证券研究院也认为, “股权上挂市本级尽管不能完全锚定市本级定价,但对于平台的再融资认可度(尤其是当地银行)、争取资源倾斜等方面或会产生边际变化”。

展开全文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政策引发的股权变更之外,主动吸纳、兼并城投公司资源的现象也颇多。2020年12月,县级城投平台伊川财源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发生变更,由伊川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伊川国资委”)100%实控,变更为洛阳城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城投”)和伊川国资委分别持股51%和49%。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洛阳城投的资产规模一直处于递增状态且发债势头不减。除洛阳城投外,玉溪市开发投资公司、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等城投公司也有兼并县级城投公司的情况。对于吸纳县级城投公司,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方面市级城投公司可以做大资产规模,另一方面可以提升发债能力”。

天风证券研报显示,“近些年来各区域市属以及区县均对区域内融资平台以及国有资产进行梳理排查并分类整合,这将打通区域平台资产资产表从而有助于信用资质上移降低整体融资成本,并减少无效投资从而防范债务无序增长,确有助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0月,中国国债协会会长孙晓霞也公开表示,未来债务管理方向要以“稳”为主,着力避免债务规模的无序膨胀,防范潜在的风险。

除了市级城投公司吸纳县级城投,一些大型城投集团也通过提升旗下孙公司位置来抢占优势资源。常熟市滨江城市建设经营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常熟滨江城投”)此前系江苏省常熟经济开发集团子公司。

2020年11月,常熟滨江城投变更为常熟经开控股有限公司子公司。Wind显示,常熟滨江城投发债能力较强,仅在2020年便发行了11只债券。对于此种变化,天风证券研报分析认为,“对于划转后的子公司而言,可以进一步关注其后续定位的变化,尤其是有获得区域内优质片区资源或政策倾斜,即定位为核心发债子公司”。

上一篇:光伏ETF(515790)融资融券信息(01-21)


下一篇:甲公司采用融资租赁方式租入全新的管理用固定资产一项,有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