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激励案例评析015——谈谈虚拟股权是劳动关系还是股权关系?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2-06 18:22:13 来源:创业联盟

  股权激励案例评析015——谈谈虚拟股权是劳动关系还是股权关系?

 
  在司法审判实践过程,就股权激励中虚拟股权的性质问题一直有广泛的争议性,同时也源于虚拟股权制度的个性化,不同条件下的虚拟股权架构并不一样。案情简介

  肖某是某广告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后来广告公司基于公司内部发展考虑制定了《上海市相互广告有限公司股权激励方案》(以下简称股权激励方案),根据股权激励方案,2011年6月16日,肖某签订了该股权激励方案,根据前述的该股权激励方案载明:

  1、激励方案自2011年1月1日开始实施;

  2、肖某可享有2011年至2012年两个会计年度内5%公司股权对应的分红权。根据两个会计年度内获得的股权红利总额来认购公司5%的股权,红利总额大于所认购股权价格的,多出红利退还激励人员,反之,激励人员出资补足。

  3、经协商一致,公司股权总价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00万元,激励人员的出资额按其个人所能认购的股权比例计算。

  4、激励人员可自主决定是否将个人每个会计年度结束后所获得的股权红利用于认购公司股权,如决定不认购公司股权的,则将股权红利退还给激励人员。

  5、激励人员发生下列情况之一的,丧失当年分红权资格及后续认购公司股权的权利;未经公司批准,利用职务的便利,自己经营或为他人经营与本公司同类的业务。

  6、公司章程、公司股东名册或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内容,与基于本激励方案所签订的股东协议内容有冲突或不一致的,以股东协议的约定为准。

  7、激励人员完成对公司股权的认购后,正式成为公司股东,享有股东权利。

  8、激励方案实施之日起,肖某为首届董事会成员。

  此外,在2013年3月14日即诉讼提起之前,经黄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调解,肖思宇与相互广告公司达成协议:相互广告公司支付肖某30,926元(税后),肖某放弃其他仲裁请求,双方无其他劳动争议。双方间劳动关系解除。肖某于2014年3月12日诉至法院,请求判令: 1、相互广告公司支付肖某2011年会计年度内5%股权对应的分红10万元及其三年来未分红产生的利息73,800元;

  2、相互广告公司支付肖某2012年会计年度内红利15万元及其两年来产生的利息73,800元;

  3、相互广告公司支付肖某2013年会计年度内应分红利20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即便股权激励方案对相互广告公司具有约束力,按方案的约定,肖思宇所享有的也是向相互广告公司主张虚拟股权对应公司利润的现金奖励,双方间应属劳动关系争议。

  但双方间劳动争议已经黄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调处后,无其他争议,肖思宇也丧失主张的权利。朱斌律师点评此案涉及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界定“虚拟股权”的法律性质?

  虚拟股权从其根源上的逻辑基础在于:

  股东从其股东权利之中让渡一定比例的公司税后净利润出来,通过特定规则授予公司股权激励的对象群体,再将让渡出来的该利润给激励对象内部分配。

  由此可见,股东让渡利益一般是附条件的让渡,即公司每一年度股权激励计划的实施需达到一定的经营业绩指标,比如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率等。

  因此,更加主流的观点认为:

  虚拟股权激励本质上是一种合同权利,是基于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劳动关系而产生的奖励机制,本质上是公司员工与公司股东之间关于部分股权收益让渡的分配协议,是广义薪酬制度中的一种,并非公司法层面上的股权。

  接受虚拟股权的员工并不能因此而取得公司股东的身份资格,且会随着其离职而丧失该收益资格。

  因此,大多数虚拟股权架构下,建立的依然是公司和员工之间基于劳动合同存续条件下,就薪酬支付方式的不同约定方法,虚拟股权依然是一种劳动关系。总结

  因此,员工基于股权激励而享受的收益权分配,依然属于员工与公司之间关于薪酬支付的约定范畴,并不因为收益权的获取而当然取得股东资格,依然应当适用劳动合同法,并接受劳动仲裁的管辖。朱斌律师

 

盈科律所高级合伙人

  14年法律从业经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

  武汉大学民商法硕士

  专长:

  企业资本市场的路径

  个人财富管理的规划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律商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上一篇:美的集团:上市公司不同层级核心员工的股权激励模式组合


下一篇:上海公司股权激励方案设计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