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刷单内幕:从电商、O2O到娱乐社交化的假面狂欢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10-12 09:09:24 来源:创业联盟

“够呛!在旅游网上订了家评价接近完美的酒店,结果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一位刚结束丽江之旅的读者告诉懂懂笔记,本来以为“好评”多的酒店会比较靠谱,结果酒店“货不对板”让她十分郁闷,各种服务陷阱也让她的旅行体验大打折扣。“真不知道网上那么多好评是怎么来的。难不成这类平台也可以刷好评不成?”

这位同学,你猜对了。

从事刷单“灰产”已经7年的文波(化名)告诉懂懂笔记:“只要属于电子商务领域的基本上都能刷好评,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删差评!”

在他自己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情是他绝对不会相信的:网上商家的评价和信息。许多看似美好的商品,事实上都是大量的刷单机构“造”出来的。面对充斥着大量虚假消费评价的虚拟世界,我们还能仅凭“信誉”就取信于商家吗?

话说回来,这个虚拟的“评价”市场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或许,从文波的“从业史”里面我们能够略窥门径。

 零售电商的“信誉”需求,催生了刷单“灰产”

2010年,只有中专学历的文波,在毕业之后就撞上了电商崛起的洪流中。他先是进了一家电商代运营机构,在工作过程中了解到了许多小微电商卖家的需求,“平台信誉可以说是个死循环,没有信誉度的卖家卖不出货,卖不出货就提升不了信誉。既然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来满足市场需求。”

头脑灵活的文波看到了“信誉”带来的商机。于是,他离开了代运营机构,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一间工作室,干起了“刷单”的生意。通过线上宣传,开张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接到了十几个卖家的订单。

“后来忙不过来了就开始招兼职。”文波告诉懂懂笔记,当时每刷一单好评,他就支付给兼职人员0.5~1.5元的佣金报酬,然后再以5~10元每单的价格向卖家收取刷单费用。在十倍的利润驱动下下,文波不久就在当地建立起一支拥有2000余名兼职成员的刷单团队,服务于国内很多省市的电商卖家。

爆刷单内幕:从电商、O2O到娱乐社交化的假面狂欢

文波参与的,是一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游戏。“电商平台监测机制总在变,所以我们也要跟着规则来调整。”平台机制监察越来越严厉,文波前几年不得不面向全国范围招收新的刷单兼职人员,“如果刷单的地址来自全国各地,就会显得更自然和真实,电商平台的检测系统就不容易盯上卖家。”

文波表示,为了让订单看起来更真实,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刷单机构都坚持在操作的过程中将下单、付款、收货、好评的时间进行间隔,几乎能够保持与真实买家的动作习惯一致,“这样做虽然效果好,但刷单成本和价格也水涨船高。”

部分带图刷五星好评的“服务”甚至曾高达20元每单,令有迫切需求的“客户”怨声载道。但对于缺乏信誉的新卖家而言,刷单依旧是刚需,费用还是得支出。

但是,文波坦言近几年来他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

“在出现将订单物流的流转列入刷单监测机制之后,我们这行的生意就逐渐不好做了。”文波告诉懂懂笔记,从三年前开始,许多没有物流信息的订单都会被平台评定为刷单行为,并对卖家做出相应处罚,“所以为了有物流信息,我们不得不开始建议卖家发物流空包。”

虽然与部分中小规模的快递企业合作,降低了空包的物流价格,但连连上涨的刷单费用甚至已经高出产品本身的价值。一样都是“烧钱”,于是乎部分销售低价产品的电商卖家开始通过免单,赚取买家的好评与信誉。

“突然间生意就差了很多。”在失去了这部分主力客户之后,文波开始慌了。

为了弥补这一部分损失,他开始将目光瞄向那些有品牌知名度的大企业,“每年几个电商节日,它们都需要一份可以对外宣传的‘成绩单’,所以需要刷销量,在费用上通常也不会太过于斤斤计较。”

凭借丰富的刷单经验,团队的业务能力得到了部分大品牌的认可,成了这部分大企业的“御用”刷单机构。文波也在各大电商造节过程中赚了个盆满钵满。仅2014年,他就在部分品牌刷销量的过程中获利近两百万元。

零售电商的发展,给了许多个人创业的机会,同时也带给“灰产”带来大量的红利,从刷单到卖家再到快递空包,都是这条“灰产”链条的受益者。

上一篇:电商竞争加剧,回归用户需求才是王道


下一篇:电商创业4大关键词:有你不知道的趋势和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