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农村电商还没独角兽?一个骨灰级创业者的讲述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10-12 14:17:32 来源:创业联盟
慢就是快,潘东明一直这样认为。

早在2015年他就迎来了自己的巅峰时刻。因为开创赶街网的“遂昌模式”,引发了全国性农村电商创业热潮。

可几年过去,赶街的模式似乎显得过于沉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赶街被认为是一家帮助村里人卖农产品的电商公司。但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它变成了一家婚介公司、一家招聘公司、一家旅游公司,甚至一家小视频社交公司。

现在,农村电商,看上去已经不足以概括它。随着身上标签的多元化,它给自己找了更多强大的对手:在社交领域遇见微信,在生活服务领域对标58同城。

这并不是头脑发热之下的大跃进。相比较“城市里”依靠风口和融资迅速崛起的互联网公司们,它在成立后第7年,才拿到第一笔融资。但仅这一次,就足以吸引行业内羡慕的目光。

2017年8月,阿里巴巴为赶街带去千万级资金,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之后,西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进一步注资,至2018年2月,赶街完成总额亿元的A轮融资。从最初的37万元资金起家的赶街,据说估值已达数亿。

赶街开始换赛道了。在潘东明看来,买卖商品不再只是农民们的痛点,生活服务才是。“农村电商走到今天,还没有到爆发性增长阶段,制约发展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做农村电商的这批人,还不够懂农村。”

成名的开始

恐怕没有哪一个创业团队比他们更懂农村。

站在这家公司背后的,是一帮土生土长在遂昌的农村青年。董事长潘东明是那个牵头人。他从农村走到上海,又从高高在上的咨询行业回到农村,之后拉起村里的厨师、小零售店老板们一起开始电商征途。

在2010年之前,农村犹如一块被互联网遗忘的贫瘠土地。在当咨询师时,潘东明接触到一家想要进入中国农村的国外互联网公司,由此看到了机会。在他看来,很多农村问题都是县域问题,如果找到一个地方来树立模型,并找到可持续、可复制的模式,便能一步步改变中国农村。

潘东明想到了老家遂昌县。它的发展程度在浙江省县市排名中靠后,但在全国排名中居中,兼具发展和复制空间。更重要的是,遂昌的旅游业发达,还盛产各类农特产品,早在2005年,当地一些有生意头脑的青年们便开起淘宝店,埋下网商的火种。

落子遂昌,潘东明之后又利用在当地BBS上的影响力,号召了三个同县青年加入进来,并在2010年3月担任遂昌网商协会会长。

赶街的故事,始于这批农村青年们的觉醒。但要让电商改变中国,最重要的还是唤起农民们的互联网意识。

因为资金匮乏,协会一方面与政府合作,借用场地,另一方面从外地聘请免费讲师授课。一些小零售商们率先加入上课队伍,开始对电商充满想象力,但现实问题也随之而来。

他们的难点主要集中于,个体进货价格没有优势,仓储成本高,质量检测难,以及没有更多精力去处理照片和文案。因此,潘东明在这年10月,用筹得的37万元作为原始股,注册了浙江遂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就是赶街网的母公司,进一步帮助想要开淘宝店的农民网商们解决问题。

“协会+培训”的同时,赶街扮演了分销平台的角色,对接农产品供应商,将产品输出给以淘宝网为主的电商平台,盈利模式为销售返点。2013年6月,赶街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县级运营中心和村级服务站,通过两级站点的配合,进一步下沉到农村。

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社科院汪向东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了“遂昌模式”,因此闻名全国。而前往遂昌参观者,络绎不绝。

农村版58同城?

尽管培训早已不是赶街的主营业务,但在2017年,赶街依旧培训了上万人,其积累起来的一套培训体系甚至成为县域电商的标准。“很多人来学遂昌模式,但其实体系非常庞杂。非要学一招的话,就是培训。”潘东明告诉《天下网商》。

2013年之后,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们的加入,让农村电商成为风口上的猪,不少创业者开始将眼光投向这片蓝海。但几年以来,鲜有出现独角兽公司。

“农村电商创业之所以这么多年没发展起来,是因为我们还不懂农村。”在历经最近两年的暗黑时间后,潘东明总结道。

2017年下半年,赶街的模式再一次发生巨大变化。从产品形态上来看,最大的变化来自于诞生了承载所有服务,并且连接农民社交需求的“赶街”APP。

潘东明解释了部分原因。比如随着覆盖区域逐渐增多,村级站点对人力消耗较大,因此接下去赶街将着重培养镇级站点,并由该站长负责范围内的村级。再加上此前PC用户逐渐向移动转移,在站点设立大屏帮农民代购的方式并不符合当下的消费习惯。

上一篇:二手电商卖藏品的“小白” 为何能让你打眼还自认倒霉


下一篇:内容三国各给药方,谁在治标谁在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