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俞敏洪:不曾迷茫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2-06-19 13:26:25 来源:创业联盟

导语:回首向来萧瑟处。
出品丨数科社   作者丨林木

#01
16岁那年,俞敏洪第一次参加高考,英语只考了33分。失利后他在家割草插秧,母亲帮他谋得一份代课工作,他边代课边复习,次年再考,英语55分,依然名落孙山。
多年后,早已功成名就的俞敏洪与高考学子分享这段坎坷经历,他说当初之所以能坚持三年,源于对大学生活的渴望,不愿一辈子待在贫困的农村。
他生长在江阴一个小乡村,老屋后有条小河,儿时经常与父亲下河摸鱼。在他眼里,父亲是木匠,也是个心宽体胖的酒鬼,俞敏洪一生中屡逢劫难,都靠着在父亲身上学到的为人宽厚、宽容得以渡劫,而他的吃苦耐劳以及商业天赋,来自于精明要强的母亲。
1980年第三次高考,俞敏洪终于如愿以偿考上北京大学英语系,这是他第一次在绝望中坚守到希望出现,但命运的苦难并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北大求学的日子,俞敏洪一度陷入挫折与挣扎中。由于他刚入校不会讲普通话,在课堂上闹出笑话不说,还被从分班考试的A班调到“语音语调及听力障碍班”的C班。
更让他备受打击的是身边同学都太耀眼了。在进北大前他连《红楼梦》都没看过,室友已经看完了《第三帝国的兴亡》,等他读完这本书去找同学讨论,对方回道:“我已经忘了。”
俞敏洪没有自甘堕落,他开始拿着收音机在北大树林里模仿广播台的播音,每天几乎都要比其他同学多学一个小时,其余时间全用来读书。
他希望用两年时间追赶上同学,但到了大二结束差距依然没缩短,还使他在大三染上了肺结核,当时俞敏洪正读到《红楼梦》里林黛玉吐血而亡那一章。
直到大学毕业时,俞敏洪的成绩依然在班里倒数,但他的心态却已有了转变。毕业典礼上他说:
我是我们班的落后同学,但我绝不放弃,你们五年干成的事情我干十年,你们十年干成的我干二十年,你们二十年干成的我干四十年。如果实在不行,我会保持心情愉快、身体健康,到八十岁以后把你们送走了我再走。
俞敏洪最终选择留在北大成了一名英语教师,他住进从北大分到的8平米地下室,读着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乐在其中。直到他组建家庭,开始收到大洋彼岸朋友们寄来的明信片。
1988年,国内由“支持留学”等十二字方针掀起的出国潮正风起云涌,俞敏洪在妻子的推手下,转战GRE和托福。最后考试过了,但看到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上一年最低也要2万美元的学费,让月工资180元的俞敏洪又一次感受到绝望。

俞敏洪:不曾迷茫


彼时,国内掀起一股留学培训热浪,北京街头GRE和托福培训班如雨后春笋出现。为了想办法挣钱出国留学,俞敏洪在校外教起英语,一个月收入比北大工资高出十倍不止,结果被北大发现背了个行政记过处分。
俞敏洪新东方的同事李杜曾对这段经历评价:“老俞被北大处分,作为三流文人,既想保留文人的体面,又缺乏一流文人的风骨,不敢自沉未名湖。”
于是俞敏洪把心一横,从北大辞职下海,就此人生扭转。
#02
2007年5月7日,俞敏洪中断了在温哥华的度假,赶往波士顿的剑桥小镇,应哈佛商学院之邀,次日他要与MBA一年级900多位学生讨论新东方案例。
学生中有十几人来自中国内地,他们几乎都曾在新东方接受过培训,所以每次发言都会先说:“俞老师,我是您的学生。”
这是俞敏洪近一年内在美国的第二次风光之行,上次是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离开北大后,俞敏洪自立门户创办了出国考试培训学校新东方。在北京中关村二小一个10平米,漏风漏雨的违章建筑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冬天还未刷完小广告就结冰的糨糊桶。
俞敏洪清晨夜晚拎着糨糊桶出去寻觅电线杆贴广告,白天夫妇二人就在简陋教室里接待学生上课。多年后新东方同事和学生开俞敏洪玩笑,“老俞最喜欢什么?电线杆!老俞喜欢中关村每一根电线杆”。
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的徐小平曾言:俞敏洪左右开弓的糨糊刷,在中国留学生运动史上,刷下最激动人心的一页华章。
此后不到十年时间,全国各地有数十万大学生在新东方接受过出国考试和基础英语培训,俞敏洪成了家喻户晓的留学“教父”,只要想出国,没有不认识俞敏洪的。他那本红宝书——《GRE词汇精选》,被无数留学生奉为GRE江湖宝典。然而,俞敏洪与新东方的成功却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屡经生死,涅槃重生。
创业之初,俞敏洪曾被同一拨杀人不眨眼的劫匪打劫两次,最严重那次被注射了动物园给大型动物使用的麻醉剂,却因为其过往为人处世豪爽仗义,逃过一劫没被灭口。
2003年非典爆发,刚步入高速发展期的新东方迎来死劫。在俞敏洪记忆中,一夜之间,报名人数骤减,排队退费的学生,从四楼办公室一直排到楼下。
但他心里清楚,只有保住“新东方”三个字,才能保住新东方的未来。于是冒着新东方财务危机的巨大风险,当机立断做出决定要以最大限度保护学生利益,最终靠着东拼西凑渡过难关。
古语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于俞敏洪而言,更受磨砺与煎熬的是内心。
新东方美国上市那年的敲钟台上,有感慨万千的徐小平;有恍然如梦的钱永强;有尚未另起炉灶的陈向东;有喜悦难掩的俞敏洪。却少了同为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的王强。也正是这一年,“三驾马车”分道扬镳,独留俞敏洪一人继续掌舵。
俞敏洪原本在新东方上市前已有退休之意,但群龙不能无首,他唯有带领新东方继续前行,当他再次站在新东方上市的敲钟台上,已走过了14个春秋。
#03
2020年3月,俞敏洪又有了退隐之意,他在直播中分享自己的退休规划:首先想去行走世界,其次要去贫困地区教育扶贫,最后归隐森林,修身养性,与朋友把酒言欢。
这年俞敏洪已经58岁,近一半的岁月都花费在新东方身上,这场疫情恰好给了他重新思考人生的机会。
疫情期间,他养成个写日记的习惯,几乎每天都会花两三个小时记录日常生活,发在他的公众号“老俞闲话”上。他说每天日记给大家看很开心,但一想到新东方的管理,头就开始炸了。
闲余时他又当起网红,在短视频平台拍视频做直播,带着粉丝读书旅行,游览山川河流,成了大家口中的“洪哥”。
俞敏洪喜欢写游记,偶像是徐霞客,就地理位置而言,徐霞客是他四百年前的邻居,他从小听着老人们讲徐霞客的故事长大。他还喜欢给粉丝推书,读书是他在北大时养成的习惯,俞敏洪所在的班级是北大读书最多的班级之一,大学5年,他读了差不多800多本。
然而,俞敏洪的退休计划再次被打断——“双减”落地了。
仿佛一夜之间,新东方摔落谷底:市值蒸发90%,营收下跌80%,裁员6万员工,撤掉1500个教学点,花光200亿现金。除了应对清退危机,俞敏洪还要面对那些不喜欢他的冷眼与嘲讽,这一刻,这位纵横教培市场数十年的“留学”教父,变成了2021年最惨的人。
而俞敏洪依旧没有向现实低头,一次内部高管会议上,他放言:“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但其实他很焦虑,晚上睡不着觉,只能吃安眠药。
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写信给他,“新东方曾经辉煌至极,同样,在今天又“落幕”的轰轰烈烈。大丈夫不过如此。敏洪老弟,你咋就不能认回怂呢?”俞敏洪隔空回复:还没到认怂的时候。
2021年底,即将步入花甲的俞敏洪开始了首次直播带货,新东方推出“东方甄选”,转型进军直播带货赛道。
但在外界看来,新东方在直播带货风口渐散时进入,无疑九死一生。就连《经济日报》也发文告诫:作为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新东方转型具有风向标意义。如果只是从一个挣快钱的行业跳到另一个挣快钱的行业,恐怕不是最佳示范。
过去的半年,东方甄选不温不火,甚至算得上惨淡经营。新东方财报披露,两个月直播业务试水,只卖出450万元。不看好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人说俞敏洪在消耗最后的情怀,也有人说他做不成罗永浩。
6月10日,东方甄选一个叫董宇辉的带货主播火了。这个被网友调侃为“中关村兵马俑”的男主播,边带货边拿出小白板说起段子教起英语。一位网友感慨:人生30年没这么离谱过,在知识付费的直播间,我买了N袋大米。
3天时间,东方甄选的粉丝直接飙到1000万,日均直播销量超过1500万元,同期在线人数突破60万,新东方股价5天暴涨超500%。
董宇辉走红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其实已经这样讲半年了,之前大家根本不理我,不是我火了,是新东方火了。”人们或许忘了,幽默感一直是新东方老师的传统和基因。
上周六下午的北京,阴云密布,雷声滚滚,俞敏洪走进了奥森公园。暴雨如期而至,他在无人的路上奔走,时笑时哭,任如注雨水浇灌他的身体,滋润他的内心。暴雨戛然而止,他又复归平静。
俞敏洪在最近日记中写到: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只有经历了风雨的洗礼,才有资格说我不在乎。他想起苏东坡的那首《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参考资料:
留学“教父”俞敏洪哈佛论道:在绝望中寻找希望文/段志敏,摘自《京华时报》
《东方马车》 卢跃刚
《俞敏洪谈创业》杨晨烁
俞敏洪2008年北大开学典礼演讲
老俞闲话|也无风雨也无晴 俞敏洪

上一篇:东方股份于浙江成立商贸公司,经营范围含物业管理


下一篇:金能科技:金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为全资子公司青岛西海岸金能投资有限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