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7-28 21:57:43 来源:创业联盟

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当时的移动互联网生态方兴未艾,直播的战火正准备点燃,咪蒙的公众号还要9月份才开张。

而我,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路上。

一、背景

2010年,我和拳师、迦南、飞少四人合伙做餐桌广告生意,承包大学和中学的饭堂餐桌作为广告位进行招商,引入快消类和教育类为主的商家进行投放广告。

这是我们第一次作为一个团队在一起做一件事情。

2013年,钟主席和座头鲸加入,一起做宝赞网项目。

2014年6月,原来尚道的老板老张出来做疯蜜社群。

2014年12月,我和迦南、飞少、座头鲸确定了用一年时间全职闯荡互联网。

二、2015年的上半场

1月份的时候,我们四人煞有其事地到海口观澜湖开了个小会议。

那时候少不更事嘛,还是觉得做一件事情需要有一个仪式感一点的开端,庄重一点,值得纪念一点。当我们在南中国的星夜下看着大海的时候,有种澎湃的感动,有种终于要堂堂正正地厮杀战场的热血。

很理想主义。

没想到整整7个月的时间,我们走了无数的弯路。先是方向上的错误,在社群和APP上一直摇摆不定,原型也是烂的不能再烂,还要花很多时间在融资的事情上。

我很想把这7个月的时间说得有情怀一点,浪漫一点,但事实上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我们一起开怀畅饮着理想,也不是醉生梦死于数据,而是永无止境地通宵、对产品的争论、绝大部分时间的情绪低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说来可笑,尽管如此,整整7个月时间我们居然连一个正经的公众号都没有。

唯一出现在市面上的动作,是在Waker上组织了一期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的线上分享会。

时间都去哪了?

确定产品的形态。原本早早就确定了整个产品的思路,而我却非要拿出来再次组织大家讨论,列出的竞品多达76个,而到了2016年这些竞品转型的转型失败的失败。

翻看当初的日记和工作日志,可以看到我们规划了长长的线路图,各种各样的分析图表贴满了办公室的墙壁,白板上是各种各样的计划——而这些计划的流产率高达80%。

我曾以为从2009年初入商界开始,我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去操盘一个产品,事实上我反而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也体会了更大的失败——虽然我美化成了螺旋上升的进化过程,但不可否认的是就是失败,太多的细节欠妥造就的失败。

3月底曾主导架构了某国有石化公司香港分公司系统的“CTO”面谈数小时后因为地理位置原因无法入职,某家VC的融资也没了下文。

4月曾任职500强财务总监的某女士也没办法谈拢入职,曾经在阿里的一个朋友远在杭州也推说无法入职,整个团队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是啊,就我们这样的民房办公室,就我们这样的充其量也就是在同龄人范围内有点小优秀,就我们这样的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大案例。

现在倒是想明白了,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你们只有这一腔热血。

5月初,四人连夜坐火车去云南,散散心、聚聚气、谈谈下一步。

我们在大理醒来,我们用13个小时骑行了整个洱海东西共计168公里,我们在丽江喝茶、吃小龙虾,我们从虎跳峡高路向峡谷俯冲下来。

很美,但是我们花光了账上所有钱

我始终不明白的是,一切都和预计中一样,为何总是达不到想要的结果?总是走在行业的最前面,团队磨炼地不算顶尖但也不至于很差,为什么老是差那么一步两步三步?

想来想去,当时把这归结为智慧不够

首先是智慧不够,引发的雄心不足、学习速度慢、无法深刻意识到厮杀的残酷、创新能力不足、太纠结于一些有的没的。

于是尽管我们按照预设一样,在云南散心、聚气、深聊、谈下一步,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稳稳地跟进每一步,没有心力推动每一步,没有智慧应对每一步

云南回来后的2个月,飞少和座头鲸先后病倒了,随即APP也耽搁下来了,然后又走上了一个更加严重的坑:想深究产品,却变成了深究人性。

于是,产品会变成了人生剖析会。

每天看似努力得心疲力尽,实质上没有进展分毫。

在2015年,我们真的做好了准备去厮杀了么?我,我们都只是预备役士兵么?我们空有热血,空有这一腔热血,是在逃避这战场的残酷?

陷入短暂的没钱的停滞状态后,座头鲸离开了。

三、2015年的下半场

重新募集资金回来后,我们重新换了一个地方继续。

千层糕和羊乜乜加入。

8月底,我们确定了Fiborn轻奔的名字,注册公众号,并推出了第一篇推文。

上一篇: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


下一篇:三亚近50名企业代表齐聚一堂,探讨借助互联网寻找创业“新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