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听,创业女怎么打败创业难

作者:毛小白 发表于2020-09-14 14:58:23 来源:创业联盟

22-04-12-44-88713

盛夏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人潮如梭,其中为了追逐梦想的不乏其人,创业创新的热度绝不亚于北京的烈烈夏日。一群女性创业家给熙熙攘攘的创业大街带来一抹亮色。创业“她”时代是否已经到来?与女创业家展开一场关于创业的不同性别视角的分享与对话。

故事张玫

张玫说,自己原本是“特别不想创业的人”,因为连复印机塞纸这样的事都要事事亲力亲为,但正是一个“很感性、很女性的想法”让她走上创业之路——要让更多的人在旅行中看到她所看到的美。如今她所创办的WildChina(碧山旅行)已经声名在外,更赢得了美国国家地理探险杂志的“最佳旅行公司”的称号。

张玫原本在麦肯锡有着优渥的工作,但工作中太容易预见自己的未来,她并不喜欢,她想要“在这个世界留下点痕迹”。于是她背上背包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旅行,她惊叹于旅途中发现的美,更感叹于别人不能看到这样的美——为什么这些美景只要被旅游业一碰就变得不美了呢?她想要打破进景点拍照留念、进店里买玉镯、景泰蓝这样的旅游行规,致力于设计精致、高端旅游行程与服务。就像她创办这家机构的英文名字所昭示的,它试图为游客呈现一个不一样的中国——一个原汁原味充满野性的中国。

说服家人还算容易——张玫答应,如果把自己攒下的钱花完,就结束这次创业。然而开局不利,遇上911,之后的SARS疫情更让旅游市场雪上加霜。有一天,会计跟她说,钱已经花完了,明天就要发不出薪资来。万般着急之下,她打给了一位投资人询问是否还愿意投资。此时,公司的生死完全仰赖这位投资人一时的决定。那位投资人雪中送炭,愿意出资20万,帮助他们挺过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张玫把这位投资人视为“贵人”,当公司进一步发展之后,张玫逐渐买回了所有投资人的股权,除了他。

她建议

对于初创团队来说,寻找媒体的帮助是个好选择。有些记者“比较懒”,所以可以给对方建议一些好的角度。以她自己为例,当时找到关注旅游的媒体记者联系方式,发去电邮说她的故事有三个角度可以报道:女性创业、海归创业、中国旅游。发过去很久都杳无音信,她就继续埋头加强产品,过了一个月后,媒体才回复说,有兴趣报道,她也因此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批客户。

她言语

女性创业,要有信心与勇气不听别人的成见与反对。但是最难的是当这声音来自自己最亲的人时,比如孩子、老公、父母。这时候就要看伙伴,如果选到很好的合作伙伴,事业可以走得很远。”

故事凌子涵

科技互联网一向似乎是男人的特区,凌子涵却不信这个邪,在中国第一次打造了一个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女性创业平台。之前在互联网工作的她,曾担任大学女生的职业发展导师。她发现女生不仅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更多的追求,对创业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过在主流的创投圈女性创业并非主流,而且社会往往持有偏见,于是她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以科技互联网为女性的创业平台“她本营TechBase”。

凌子涵说,这家机构希望帮助女性在主流创新、创业,实现自己的价值。她本营集媒体、孵化器与社区为一体,希望通过与大学合作,为女生提供创业培训;通过女性互联网创业大赛,为入围的女性创业计划寻找到理想的天使投资。

她建议

创业一定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社会需要的事情。

她言语

“我们曾经专访了四十多位女性创业者,发现女性创业其实没有大家想像的如此困难。很多成功的女性创业者,她们的背景经历与大家并没有太大差别。很多女性创业的束缚,其实是来自自己的内心。不要自己把这一扇窗关上。”

故事江宛薇

大学的时候,江苑薇是翻译社区的一员,在管理与运营翻译社区的时候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回过头看过去的十年,很多海外的文化都是通过这种翻译组去传播而非大的翻译公司,众包翻译的效率非常高,这个体悟让她创立了一家经营外版图书版权的公司Fiberead。

上一篇:女老板都是“活雷锋”


下一篇:女性创业到底有多难?